去西双版纳之前就听说中缅边境游已经关闭了,到了西双版纳后,出租车司机告诉我:可以找当地人带过去。到了边境不出去看看总觉得很遗憾,再加上出租车司机不断的游说还是决定去一次。每个驴友都知道,任何一个地方出租车都是宰人的刀,但又少不了他们,许多当地的事要同他们了解,通常意义师傅们还是一个导路、导店、导游

  为防被宰,我也用了问询三家的办法,结果是他们商量好了似地价格一样,要么车费200块、游费500块,要么车费300块、游费400块,总之700块。如果找到人拼车,每人600块,真够贵的。这次来云南旅游感觉各地门票贵的离谱,版纳的景区有10、20个,每个民族村寨都要100多块,驴友都嚷嚷受不了。从西双版纳州府景洪市到边境打洛镇大约120多公里,往返250公里,汽油每升7.2块,还有点过桥费,司机陪一天赚个百来块,也就认了。

  早上8:00刘司机开准时到旅店接我,向南20分钟后进入了盘山公路,路上车不多,路况也挺好,刘师傅车开的很快。一路风景秀丽,满眼都是绿。香蕉林一片连一片,收购的大货车一辆一辆忙个不停,刘司机告诉我:生香蕉比熟香蕉卖的贵,也算云南一怪吧。令人惊诧的是初春3月的版纳西瓜已经熟了,公路旁一个接一个的瓜滩,好奇的我问了价,2块5一斤,刘司机咧着嘴喊贵,看来西双版纳的农业满发达的。

  打洛是版纳西南部边陲的小镇,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到达了一个叫219界碑公园的地方。说是公园到不如说是个院子,旁边的小山上有一个八角亭,八角亭是傣族供奉神灵的地方,在版纳很常见;顺便看了看,亭子很破旧,看来好久没有香火了。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珠宝店卖缅甸翡翠,旁边有几间房子,有趣是出境前要在这里接受出国教育。我被叫到单独的房子里,一位女士告诉我:当地贩毒的很多,讲了一些注意事项,比如:不要替别人带东西,不要抽别人敬的烟,注意自己的行李物品等等。

  刀先生是双重国籍,把缅甸赚的钱拿到北京投资房产。他特意留了电话和地址邀请我过境后到他家做客,他父亲已经62岁了,如见到老乡一定非常高兴,并承诺如果有毒品、枪械的事情可以找他,我开玩笑地说:如果那样你帮了我也是害了我。最后说到翡翠买卖,他透露我:国内的大商场标价一般是进价的45倍,让我惊叹珠宝界的暴利。临走,将一块标价2.8万的玉佩以2000块卖给了我,我不识货,到现在不知道真假

  在打洛镇,先是当地的接头人让我坐上一辆摩托车,穿过树林里的一条小道,弯腰跨过边境铁丝网一个小洞进入了缅甸境内,并真的看到了两国的界碑,过境后,有个面包车在那里接应,车里已经有两个人了,一起开始了缅甸游。几年前,中缅边境开放,旅游业非常兴隆,中缅边境的各个口岸相继开启了赌场和色情表演,很多人跑到缅甸赌博,成千上万的钱财、国有资产流逝在赌场里,黄赌毒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,中国政府下令关闭了口岸,昔日风风火火的打洛镇和对面缅甸的小勐拉镇已然是冷冷清清,。

  第一次看到了罂粟花。再后来,花了5块门票看了拙劣的大象表演和一池鳄鱼。最后的一个景点是一尊卧佛,缅甸的和尚带我们沿着卧佛双手合一虔诚地转了一圈,一路不停地说感谢中国政府帮他们修庙建路、发展生产。最后让我们站在卧佛前,每人发了三柱香,大家默默祈祷许下愿望,仪式罢了和尚要求每家捐100块香火钱,大家多少有上当的感觉,香在手中不好意思放回去,基本上不情愿地掏了钱。我是信基督的,把香还给了和尚。一个多小时旅游结束了,同车的团友都在嘟囔没意思,司机有点过意不去,开车带我们到镇里转了一圈,一路残旧的建筑依稀能辨出昔日的赌场,街上少见行人。司机介绍如果要赌,有专门的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,